产品分类
1 2 3 4 5
中豪律师推荐案例:“滴滴打车”出事故,保险拒赔获支持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7-18 12:27:47    文字:【】【】【

 

编者按

 

    网络约车作为互联网新生业态,丰富、方便了人们出行方式的选择。然而,由于法律无明确规定,对使用“滴滴出行”等免费软件打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如何获赔,在司法实践中争议较大。本案例经历一审、二审阶段,涉案各方对法律事实均无争议,但两次判决迥然不同,由此引起的法律问题也值得大家思考。

 

基本案情

 

       2016年7月30日上午,杜某某通过“滴滴打车”约到任某某的私家车准备到西兴镇去,任某某的丈夫蒲某遂搭上杜某某向目的地驶去。当杜某某下车时,蒲某在未注意到后车门是否关闭好的情况下,就急急忙忙驾车离去,导致杜某某的左脚卡在私家车后门内倒地,从而造成了交通事故。

       交警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蒲某承担全部责任。杜某某经司法鉴定为十级伤残。

       事故发生了,责任明确了,总要有人来“买单”。任某某、蒲某认为,买了保险,出了交通事故理当由保险公司赔偿。保险公司则认为:你是利用私家车“网约”营利的行为,不关我的事,拒赔!各方协商未果,杜某某便一纸诉状将任某某、蒲某及保险公司告上法庭,索要赔偿。

 

争议焦点

 

       本案围绕事实,各方并无争议。针对:杜某某是车上人员还是第三者?保险公司拒赔的理由是否成立?杜某某应该向谁索赔等三方面的问题一审、二审阶段法庭均归纳提出,但对于如何适用法律却出现较大的争议,两审出现迥然不同的判决。

 

律师代理意见

 

      任海波、何正勇 律师在庭审中提出:事故发生时,杜某某身体没有离开车辆,应是车内人员;任某某以私家车进行营利行为载客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应当对杜某某进行赔偿的代理意见。

       杜某某到底是私家车的车上乘客还是已经下了私家车的“路人”,对杜某某身份的认定涉及到案件当事人尤其是保险公司的利益。律师认为:应运用近因原则分析事故的整个过程,从造成事故的近因以及近因发生作用时杜某某所处的空间位置两方面进行考察,来认定杜某某的身份,从而决定保险公司是否担责

       律师认为:任某某车辆投保的是非营利性质车险,而事故发生时该车是在从事营运行为。因为车辆从事网约服务导致出行路线不固定出行频率提高等原因势必增加车辆的危险程度,事故概率也会显著提高。蒲某改变了使用性质,没有向保险公司履行通知义务,而且营运中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属于非营运商业险的保险范围。

      任某某提出,她是在网上购买的保险,买保险时保险业务员并没有告知注意事项,保险合同是格式合同,保险公司并没有尽到提醒注意的义务。律师则认为,即使任某某没有签署相关文件,其缴费行为也应当视为对相关合同内容的追认。

 

法庭裁判

 

       本案上诉到中级人民法院。法院采纳了任海波、何正勇律师的代理意见。

       根据律师提出的近因原则认为杜某某的身份是车上人员,其损失应该由蒲某的侵权行为承担。根据《保险法》五十二条的规定,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被保险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及时通知保险人,被保险人未履行通知义务的,因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

       最后,中级法院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书,支持了保险公司拒赔的诉请。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