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1 2 3 4 5
中豪律师唐义红:出版专著《活体器官移植法律与伦理问题研究》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8-30 11:22:05    文字:【】【】【

唐义红 荣振华主编:《活体器官移植法律与伦理问题研究》,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7年8月版,ISBN:978-7-5620-7685-8。

 

 

     唐义红  四川中豪律师事务所泸州分所律师、西南医科大学法学院系副教授,民建会员,法学副教授,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硕士,泸州市优秀法制宣传志愿者。有深厚的民法学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尤其擅长办理合同纠纷、人身损害赔偿、婚姻继承案件,及公司法律顾问等非诉讼业务。

活体器官移植是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现代医学技术,近些年更是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其不仅提高了活体器官移植接受人的生命质量,甚至还延长了某些活体器官移植接受人的生命。与其他传统医疗方法相比,活体器官移植犹如一把双刃剑,既为许多器官衰竭的患者带来希望的福音,但又对人类伦理产生冲击,并对立法提出全新挑战。如何在制度上进行合理的设计,既能促进活体器官移植技术的发展,又能保障活体器官移植捐献人和接受人的正当权益,这个命题不仅考验制度设计者的智慧,也引发学者们展开深入的思考。虽然自2007年以来,我国原卫生部及其相关部门陆续出台了多项法规和部门规章以规制活体器官移植医疗行为,保障活体器官移植过程中捐献人和接受人的合法权益。然而,这些法规和部门规章更侧重于对活体器官移植行为的行政监管,没有深入思考活体器官移植本身也是一项私法行为,这项法律行为不仅需要法律保障捐献人和接受人的合法权益,而且需要立法对不同样态下活体器官的属性予以明确界定,更需要立法对活体器官严重短缺的现状给予回应与指引。对于这一系列问题,无法从现行器官移植立法中找到完善的制度供应。相反,正是由于现行立法某些制度的设计,致使某些器官移植需求与供给行走于合法与非法、伦理与非伦理的边缘,也使人们对现行法律制度产生深深的质疑。这一窘境也从侧面折射出我国对这一领域缺乏针对性尤其是基础性研究。基于此,我们组织了八位理论学者与实务专家,对国内外活体器官移植相关法律制度进行文献梳理及系统研究,结合我国现行器官移植立法位阶较低的现状,提出制定器官移植法律的体系架构。同时,针对我国活体器官来源严重匮乏之现状,提出交叉器官移植和活体器官移植激励机制的制度设想,以法律制度供给来打破活体器官供求失衡的瓶颈,运用活体器官移植法律原则来平衡活体器官医疗技术对人类伦理的冲击,希冀为立法机关、医疗机构等相关主体提供些许对策建议和理论证成。

 

器官移植(organ transplantation)是人类医学高科技发展史上最有突破性的临床技术,也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医学成就之一。自1954年12月美国医生约瑟夫·莫里(Joseph Murray)实施第一例人同卵孪生兄弟的肾移植以及1963年斯塔尔兹(Starzl)成功完成了人类同种异体肝脏移植以来,器官移植已成为现代临床医学中发展最快的学科之一,它成为挽救和治疗致命性疾病患者的最后选择。到目前为止,除了颅脑和脊髓尚不能临床移植外,全身各器官组织均可移植置换,并且多个器官可同时联合移植,使许多以往的“不治之症”得以根治,以至于器官移植被称为“21世纪医学之巅”。

以器官移植供体来源为分类标准,器官移植分为尸体器官捐献移植(又称遗体器官捐献移植)和活体器官捐献移植。其中在我国很长一段时期尸体器官捐献移植的供给主要来自于死囚。1984年10月我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民政部等联合颁布了《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该规定明确了我国对无人收殓或家属拒绝收殓的、死刑罪犯自愿将尸体交医疗卫生单位利用的,以及经家属同意捐献的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可供给医疗卫生单位使用。这一规定,使死囚器官成为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然而,随着国家法治环境的发展及人们权利本位意识的增强,我国作为唯一系统性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在2015年1月1日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建立了符合中国文化背景和世界卫生组织指导原则的中国器官捐献体系。死囚器官停止使用导致尸体器官捐献数量在某种程度上锐减,而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数量却不断地增加。2014年4月1日开始运行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数据表明,我国每年约30万器官衰竭患者登记等待器官捐献,因器官来源匮乏,仅有1万左右的患者可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供需比为1:30。截至2016年9月30日,中国大陆已累计实现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8866例,捐献大器官近2.5万个。这个捐献数据远远不能满足等待器官捐献的患者的需要,无疑是杯水车薪。虽然遗体捐献的志愿者在不断增加,截止2017年7月14日,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已登记器官捐献志愿者为288696人,累计已救治器官衰竭患者34219名。截止2017年8月8日,另一个遗体器官捐献网站——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网从2014年4月30日启动后,该网进行成功登记的志愿者有223320人。但并不是所有这些登记平台上登记的志愿者最后都能进入器官捐赠程序。2015年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突破1万例,位居世界第二位,其中74%的移植器官来源于公民逝世后捐献,26%来源于亲属间活体捐献。另外,据中国肾移植科学登记系统的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公民遗体捐献供肾占65%,亲属肾移植达到近30%。但遗体捐献供肾等待的时间长,有很大部分患者在等待的过程中丧失了肾移植机会,同时遗体器官捐献的肾脏在移植后其肾延迟恢复功能的发生率比较高、预后相对差等缺点,也使人们比较倾向选择活体器官移植方式。基于此,本书以活体器官移植法律和伦理问题为研究对象,在研究其他学科对器官移植认知的基础上,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立法规定,对活体器官移植的立法原则及相关制度进行深入研究,并重构活体器官移植相关立法,以期对我国活体器官移植法制建设尽绵薄之力。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